广告位一 570*90
广告位二 950*90
您的位置: 主页 > 互联网公司扎堆上市 消费分级致五环外经济走红
广告位五 660*100

互联网公司扎堆上市 消费分级致五环外经济走红

编者按:在迟迟找不到新钱的情况下,一级市场投资人越来越急迫的推动创业公司在二级市场上套现,由此,2018年创纪录的成为互联网公司扎堆上市的大年,但是,在争夺资金的“互相挤踏”下,“破发”也成为IPO时挥之不去的魔咒。不过,依旧还有例外,那些做“五环外用户”生意的公司,得到了一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共同认可。对于贴着高科技标签的互联网行业而言,这是幸还是不幸呢?

64家互联网公司扎堆IPO

上市首日破发率超五成

今年以来,互联网公司上市热潮不断,在这一年里,美团点评、优信二手车、拼多多、小米等64家互联网企业相继上市。

其中美团点评、小米集团以及爱奇艺等大体量互联网公司的上市更是引发了资本市场的普遍关注。

甚至有人戏称,今年互联网企业很忙,不是在交易所敲钟,就是在去交易所交表的路上。特别是7月12日,还出现了8家公司扎堆港交所同时敲锣(其中近半数为互联网公司),导致港交所的锣都不够用了,只能两家公司共用一面。

具体来看,根据艾瑞咨询发布《2018互联网企业集体忙上市》数据调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14日,上市的国内互联网企业有64家,其中登陆港交所的有26家,登陆美国股市的27家,在中国大陆上市的仅11家。

从财务数据角度来看,这些公司大部分是流血上市,例如,新近上市的蘑菇街连续两年亏损,2017财年净亏损9.39亿元、2018财年净亏损5.58亿元;2018财年上半年净亏损2.52亿元;2019上半财年,蘑菇街净亏损为1.86亿元。

除了流血上市外,在奔涌的上市热潮背后,IPO后的破发情况也是屡屡出现。

以主打时尚电商的蘑菇街为例,北京时间12月6日,蘑菇街登陆纽交所,发行价为14美元/ADS,当天蘑菇街以12美元/ADS开盘,最低跌至11.58美元/ADS,开盘即破发。

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上市互联网公司的上市股价相对于IPO发行价表现不一,但大多数公司股价呈下降趋势。此外,上市当日就破发的企业超三分之一。最新数据显示,今年赴美上市新股股价破发的超过10家,破发率超过六成。

与美股相似的是,今年在港股上市的企业破发率也奇高。安信证券统计数据表示,以港股为例,2018年前三季度新股上市首日破发率达51%,而上市后1个月内破发率达81%。

一级市场募资骤降超六成

互联网公司年底忙裁员

回顾2018年,一边是热火朝天的互联网上市热潮,一边是一级市场融资情况却陷入寒冬。

来自投中集团的报告显示,2018年前11个月,共计850支基金进入募资阶段,同比下降20.41%;目标募资规模共计6042.33亿美元,小幅上升6.3%。资本寒冬的背景下,基金募资难加剧,但从目标规模来看,基金募资需求并未降低。

2018年下半年,开始募集的基金数量和目标规模普遍缩水,11月仅61支基金开始募集,目标总规模263.11亿美元。另外,2018年前11个月,VC/PE募集完成基金共797支,同比下降32.29%,募集总规模1006.79亿美元,同比骤降64.06%,总体来看,2018年,基金募资难现象明显。

资本寒冬的背景下是互联网公司迎来裁员潮,例如知乎被爆裁员20%,涉及员工数或达300人;锤子近期也被爆出大批量裁员。

有互联网圈内人士在与《证券日报》记者交流时表示,自己上一个公司因为融不到钱,原先200多人裁到只剩下不到100人,裁员比例超过50%,“我自己就是上着班,然后被通知不用来了,所有试用期员工全部裁掉,而正式员工给一个月工资补偿。”

曾经风光无二的区块链公司也不得不开始裁员,比特大陆内部员工透露,比特大陆年前将裁员1700人,裁员比例超过50%。而且裁员不只是在国内进行,比特大陆海外分部也都进行了裁员。

对于上述消息,比特大陆有关负责人在回应《证券日报》记者时表示,“并没有外界所传那么夸张,是正常调整。”

除比特大陆外,12月25日有消息指出,摩拜最近在大规模裁员,在裁员之前的12月23日,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刚刚辞去摩拜CEO的职位。

据称,本次裁员由美团进行操作,裁员完成后,摩拜现有的财务、人事等部门将直接由美团对应部门接管。业务部门,技术、地方站等裁员力度较大,而市场部几乎全部被裁,北、上、广的地方市场在本次裁员后仅留一人。

拼多多趣头条剑走偏锋

五环外经济成为新卖点

岳云鹏因为一首《五环之歌》一夜走红,在资本市场上,很多APP也因为聚焦五环外的用户而走红。

广告位六 660*100
上一篇:互联网企业积极开展党建工作 “红色引擎” 助力发展
下一篇:91科技集团成为首批“北京市互联网企业党建工作示范单位”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